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品位科技 首页 今日科技 互联网+ 查看内容

翟天临不知的知网是同方的摇钱树

2019-2-15 23: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646| 评论: 0|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澎湃新闻记者 虞涵棋  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近日在演艺圈和学术界引发轩然大波。不过,在知网上查过论文的你,真的知道知网是什么东西吗?  知网背后的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同方知网 ...
  澎湃新闻记者 虞涵棋

  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近日在演艺圈和学术界引发轩然大波。不过,在知网上查过论文的你,真的知道知网是什么东西吗?

  知网背后的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同方知网”),是上市公司同方股份(9.750, 0.04, 0.41%)(600100)旗下毛利率最高的“摇钱树”。同方股份2018年半年报显示,同方知网主营业务收入约为5亿元,毛利率达到58.83%。

  坐拥42%的独家与唯一授权核心期刊,知网多年来频频涨价,包括北京大学内在的中国内地多所高校都曾因涨幅过高而一度停用其数据库。

  “不知道知网是什么东西,论文就没法写了。”这是中国高校学生对知网的认知,也是同方知网的底气。

  知网背后的企业

  “中国知网”全称是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CNKI),由清华大学和清华同方在1996年发起,创建的第一个数据库为中国学术期刊全文数据库(光盘版)。

  1998年6月,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正式成立,中国学术期刊数字出版标准化工程正式启动。

  1999年6月,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CNKI工程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礼堂举行。

  2006年10月,《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通过新闻出版总署签订验收。

  根据“中国知网”网站介绍,其背后的四个实体为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下简称“电子杂志社”)、同方知网、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知网数字”)和光盘国家工程研究中心。

  其中,电子杂志社电子杂志社负责CNKI系列数据库的资源采集、版权合作和数字出版。

  同方知网负责CNKI系列系列数据库的全球销售与服务;

  知网数字负责全文数据库加工和存储产品研制;

  光盘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负责规模化的国家级数字存储技术、数字出版技术、知识挖掘技术的研发。

  澎湃新闻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电子杂志社由清华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电子杂志社、同方知网和知网数字三家企业的董事长兼法人为同一人,即同方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兼知识网络产业本部总经理王明亮。

  同方知网

  同方知网为用户提供《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国学术期刊数据库》、《中国博硕士论文数据库》、《中国年鉴全文数据库》、《中国工具书网络出版总库》等一系列产品。

  其中,《中国知识资源总库》是CNKI工程的核心资源建设项目,囊括了中国90%以上的知识信息资源,完整收录中国期刊、博硕士论文、报纸、会议论文、年鉴、工具书、百科全书、专利、标准、科技成果及法律法规等各种资源。

  同时,同方知网也在进军政务信息化和大数据人工智能领域。

  2018年1月,同方知网与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合作开发了“贵州大数据智库平台”新型大数据智库平台。同方知网还将负责贵阳市地方志项目的承建,该项目是全国首个地方志云平台大数据项目。

  同方知网凭借《政务管理监测与决策支持系统》摘得2018中国政府信息化产品技术创新奖;在中国信息协会主办、国家信息中心指导并支持、北京中工信推信息技术中心承办的“2018互联网+政务服务大会”中,同方知网的“知识型政府一体化大数据应用方案”获得“2017—2018年度互联网+政务服务优秀解决方案”。

  尽管同方股份近期加入了业绩暴雷名单,2018年预计亏损额度最高达到20亿元,但同方知网的贡献仍十分亮眼。

  同方股份2018年半年报显示,同方知网主营业务收入约为5亿元,毛利率达到58.83%。

  涨价博弈

  根据官网发布的统计数据,知网共收录了9305种中国期刊,占中国大陆近万种公开出版期刊的90%以上。其中独家与唯一授权期刊3964种,占中国期刊总量的43%。独家与唯一授权的核心期刊778种,约占核心期刊总量的42%。

  知网收录的学术期刊包含独家与唯一授权期刊2100种,包含各学科前3名期刊194种,占前3名期刊总数的64%。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期刊独家收录率分别为50%和75%。

  在这个意义上,万方、维普等同类的知识资源数据库检索平台,难以与知网争雄。

  与此同时,知网的订阅服务保持着涨价的趋势,全国各地多所高校曾因开价过高而一度暂停知网数据库。但伴随着学生们“没有知网写不了论文”的焦虑,校方最终在续订谈判中艰难妥协。

  2013年底,云南省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旗下所属的近十所省属重点高校,都停用了知网。当时代表云南大学与知网联合谈判的原图书馆馆长万永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4年知网对云南大学的报价一下从原来的40万提高至70万,图书馆不得已暂停知网。

  直到2016年3月,云南大学才恢复知网使用。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武汉理工大学对此解释:“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我校与中国知网公司的谈判非常艰难。”

  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称,2000年以来知网对该校的报价,每年价格涨幅都超过10%,特别是2012年涨幅高达24.36%,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不过,1月22日,该校在其官网的图书馆公告中通知已正式订购并恢复开通中国知网数据。

  2016年3月底,北京大学图书馆发布消息称:“由于数据库涨价过高,图书馆目前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2016年的续订谈判。”

  其实,不仅是知网这样的期刊收录平台,多家国际主流学术期刊出版商近年来都因高筑资源壁垒而频遭诟病。Plan S正在轰轰烈烈地席卷欧洲,包括英、法、荷等11国和欧洲研究委员会(ERC)拨款支持的科研项目,都必须把成果发表在完全开放获取的平台上。

  在短期内,中国高校学生依然很难问出“知网是什么东西”。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学术资源开放必成大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品位科技 ( 京ICP备17056617号-8

GMT+8, 2019-11-13 00:13 , Processed in 0.05902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